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万界竞技,开局我选张三丰

第一卷,贫道没修仙 第八百零三章我就在天路的尽头

  与红裙女子的争锋,已然是道与理的争锋理念与认知不同,他们注定是仇敌这样的仇,甚至是远远超出了世俗中‘杀父夺妻’此等大恨、大仇身受反,被扒了马甲的红裙女子,并不仅仅只是掉了马甲关键在于,她让,让那些帮助的文明之灵们,进一步的‘认识’了她随着她身上的马甲被一层层的扒开,哪怕是还没有触碰到底层,她所携带的未知与恐惧,也已经大打折扣此消彼长之下,浩无的宇宙深处,浅层的能量交锋,深层的道理冲突,都逐渐开始变得一面倒这一次…节节败退的是红裙女子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围堵,她无法逃离,只能迎战时空成为了她的笼,认知成为了她的,思想正在限制着她,文明正在拘束着她她已经处在了宇宙的底端,是所有恶意的凝结点所有的一切,都在针对着她,限制着她,要将她摧毁,要将她掩埋她向全宇宙施压,制造了驾于所有文明之指南如今恐怖文明反,她自身所要承担的重量用个体意志,驾于宇宙之上,这样的结果准备哪怕是,也是一样他创造了灵能之法,以个人意志强行修改宇如果反,所遭受的冲击,也绝不异常这就好比铸坝蓄水,虽是利国利民,却是在爆发的洪水,会带来更大的灾难光手持神剑,一面是道,贯穿星空,横跨的道理算不得真理,但当他的剑达到如斯程度,达到如斯层次的时候他就是宇宙的真理,他手中之剑所贯穿的,就是绝对的重心此时的,自然也早就不必在拘泥所的剑招、剑理、剑法他所用,即是法、是理、是道、是万物万化的向心点从今往后,那些被遮蔽、保护在诸天世界里的众生,于那间,在天地宇宙中所领悟的剑理,都是站在宇宙的中心,向诸天世界射的‘余韵效仿,学习光,便是最大的道,最大的理,最正统的通天之路那些文明之灵们,如此的纵容,如此的帮助他,难道就不怕是在引狼入室?

  们还真不怕对于们而言,红裙女子是未知的恐惧,是笼罩在头顶的阴影,是必须要打破的顽疾,是卡在喉里不吐不快的鱼刺而是他们亲手提携,一眼一眼看着成长起来的即便是的个人讯息,还有所隐瞒,但暴露的更多没有大的未知作为掩护,在们的认知里,光永远也无法达到红裙女子的程至于直观上的所‘其她’,对文明之灵们而言,毫无意义们也并不向往与推崇,所的宇宙霸业一切都是为了文明的存在与延续,以及向更高的层次递进、突破所以,即便是真的因此成为了宇宙霸主,执掌宇宙的核心,们也毫不介做的越多,暴露的就越多破就越明显文明之灵这层次里,往往比较的不是谁比较强势,而是谁隐藏的更好,拥有更多的未知随着的道理之剑,一次又一次凶猛的落下红裙女子周身环绕的恐惧,被消减的愈发淡薄她就像是正在被卸掉厚实包裹的外壳,结束显露出她核心处的坚强当最后一恐惧的气息,被光的道理之剑消除,红裙女子反而彻底的松下来她没有再做任何多余的抵抗任由那来自万物万灵万化众生的剑,狠狠的落在身上,将她体外的科技外甲壁碎,将她的身变得残破她还有底牌未出,但是却不再选择反抗而是敞开双臂,任由光施展也并不留情,更不迟疑事已至此,前后顾反而不妥换个角度想,红裙女子的不反抗,难道就不会是一种刻意的心理战?八壹中文網

  在赌想要从她身上获知更多?

  一剑叠着一剑落下,就像是宇宙的刑罚,一次次的鞭着红裙女子她的身上,燃烧起了闻名的火这是她自己的选择火是一种呈现方式真实的状态是,她正在主动的消散‘自我此刻燃烧之后,散去的每一点火星,都是她的存在当火焰燃尽之时,这诸天之上,宇宙深处,便不再有她这样一个文明之灵取而代之的,将会是诸天万界里,诸多她的‘化身’,她将以各种各样的身份,在不同的世界里活着她好保有意识,但这些意识并不破碎就像一个个碎裂的、散落的梦人在梦里,是无法完全认知自己、掌控自己的散落诸天的她,存在却并不统一文明之灵无法被彻彻底底的消亡,只能通过各种方式分化、掩盖“我在天路的尽头,等着你”红裙女子正在燃烧的最后半张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微微起的半张嘴唇,缓缓开合着,对光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这像是一种更像是一种对命运的迟延预测与规划像她这样的存在,最后以破碎的形态,留下的一句话…怎么都不像是一句废话此时手持宇宙的道理,正是万象归一之至境故而反手一剑,斩在自己身上,要将身上可能附着的一切不利因素,全都斩出数声完整声后,光的身上,的确冒出了几团独特的气息而另一边,亦有数名早在身上埋线的文明之灵,发出了闷和不满之声但是,没有找到红裙女子,在他身上留下类印的痕迹那似乎真的只是一句话…无关其他又接连三剑,分别斩向了过去、现在与未来无论命运如何安排,他都斩断了那命运,维系着自我此刻的大权在握,有权不用,可是过期作废“还是没有遇到阻力”

  “看来也不是迟延为我的命运,埋下了伏笔”

  “那她这句话,就要结合‘前后文’,进行更深层次的解读了”不喜,反而放心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