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农家小福女

正文卷 第3220章 大小朝会

农家小福女 郁雨竹 3895 2021-10-14 07:39

  罗大人也点头,“另一边是私宅,得派人过去问一问可愿售卖,或者更换地方。”

  周满道:“还是更换好,京城的房子可不便宜。”

  这还是在内城,国子监和太医署边上,黄金地段啊。要是用钱买,他们太医署得花多少钱啊,买下来还得改造一下,使其适合拿来办学。

  更换就不一样了,直接从各部名下挑一挑适合的宅子换过去就行。

  萧院正觉得此法可行,于是盯着她看,周满只当看不见他的目光,扭头看向罗大人。

  罗大人沉吟片刻后道:“此事我去交涉。”

  他不是医者,不会医术,要在太医署里立足,这些事情就需要他来做。

  周满开心不已,觉得太医署里有罗大人这样的人存在实在太必要了,省了她多少工夫呀。

  她私底下和萧院正道:“送到国子监里的学生得好好挑选,务必要培养出属于我们太医署的罗大人。”

  “什么叫属于我们太医署的罗大人?”萧院正对罗大人感官一般,道:“应该是培养属于太医署的周大人,那些学生像周大人你是最好的。”

  “院正这么夸我,我要脸红了。”

  “先别急着脸红,我问你,回复兵部的折子要怎么写?”萧院正道:“兵部和陛下都催着要人,明年要毕业的学生现在正在太医院和附近几个州县的医署里实习,要调过去是容易,但他们经验不足,能直接上手吗?”

  “更不要说那还是军营,要是上了战场……”萧院正顿了顿,问道:“你觉得军营能留住多少学生?”

  周满道:“六年前学生们能够直接上前线抢救伤员,现在他们便能直接去军营,院正,您别太操心了。”

  “我这不是怕他们万一做了逃兵,丢的是我们太医署的脸吗?”

  “自然是要学生们自愿前往的,”周满道:“在选人之前还是得让他们自己选择,这是学生们的事,需要我们老师做的是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

  “将升迁之路给他们铺开,”周满道:“军中的医署和地方医署毕竟不一样,他们虽然和我们太医署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却是要直接听命于所属军队的。”

  “所以该给学生们争取的东西要提前定好,”周满道:“军医,俸禄太低了,军衔也低,若是没有升迁之道,谁愿意去?我们也不能强逼精心培养这么多年的学生去吧?”

  萧院正没想到她竟会琢磨起这个来,半晌说不出话来。

  萧院正问,“你认为军医那部分该如何晋升?”

  “我不知道,”周满很光棍的摊手道:“我就是想不出来才提出来让您一起跟着想的。”

  萧院正直接摇手,“罢了,将大家召集在一起商量吧,集思广益,我实在是想不出来。”

  周满颔首。

  萧院正看着她,“折子……”

  周满心领神会,“我来写。”

  萧院正就满意了。

  周满费了两天的功夫写好折子递上去,皇帝便拿了她的折子在小朝会上讨论。

  一个军队的军医属于匠籍,除非军队打散,或是被上位者看中要走,不然一个军医一辈子就呆着一个军队中,别说升迁离开,他的子子孙孙只要学医就永远为军队效命。

  他们的户籍是挂在军队的匠籍中的。

  前后两朝,能从军医做到太医的,也就范太医一个。而他能有这个运气,一半得益于他的医术,一半则是因为碰巧先皇受伤,他用医术救了先皇,入了先皇的眼,这才有此造化。

  更多的军医,别说太医院,那是连大药铺的坐堂大夫门槛都够不到的,不管前途还是钱途,都很可怜。

  既然兵部求着她的学生们去,那周满便不能让他们被同情,他们应该得到的是尊重和看重。

  周满的要求很简单,军医的待遇要提高,要有军衔,还要有晋升之道。

  至于具体怎么操作,请恕她暂时想不出来,所以大家就群策群力吧。

  小朝会上,大家心平气和的商量了两次,等到召开大朝会,此事再提起,大家的火气却大了不少,而且因为吵架,进度被拖慢,事情一下就被搁浅了。

  难怪陛下这么喜欢开小朝会,而通常翘掉大朝会,那是因为小朝会效率高啊,除非没事商量了,不然他们都是一件一件的商量处理着过,便是有争执,也是多者胜出,若是相较不下,那就先听了意见后放置一边,继续下一个议题。

  周满两相一对比,便也更喜欢小朝会了。

  周满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着人问到她头上来,结果他们自己就辩论得欢,根本问不到周满头上,要不是她现在越坐越靠前,真的好想闭眼养神啊……

  皇帝听了半晌,记下他们有用的建议后叫停两方人马的争执,将此事先按下不提,示意继续下一个议题。

  便有御史出列道:“陛下,莱州盐运司勾结海寇贩卖私盐、刺杀朝廷命官一案迟迟不能审结,还请陛下问罪刑部及大理寺,为莱州百姓和小唐大人做主。”

  皇帝蹙眉,看向张尚书和大理寺卿,“此案为何拖着不审结?”

  张尚书出列道:“回陛下,此案还有些人证和人犯未到案,所以没有审结。”

  唐鹤顺藤摸瓜,这会儿都从莱州查到齐州去了,拔出萝卜带出泥,只是最近似乎没什么进展,看着似乎此案已经完了,但其实还在查,自然不可能审结。

  皇帝微微颔首,道:“着刑部和大理寺、御史台继续查,各地盐运司成立才不过三年的时间,竟然便有了勾结海寇贩卖私盐之事,若不杀鸡儆猴,将来官私还怎么区分?”

  众臣应下。

  御史也退了回去。

  周满见唐鹤也没什么事,便又垂下头想要昏昏欲睡起来,有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请陛下三思啊。”

  周满掀起眼皮来看了一眼上书的人,这人上书陈述长生之道是虚妄,以古观今,请求皇帝砍了那罗迩娑婆以正帝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