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农家小福女

正文卷 番外 周银22

农家小福女 郁雨竹 4664 2021-11-29 10:00

  夏欣哭着点头,“娘,你还没看到孩子出生呢,您摸摸,他现在已经这么大了。”

  夏母也很惋惜,“我看不到他出生了,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夏欣哭得不能自抑,但也阻止不了,夏母还是病逝了。。。

  她去世后,夏衍好似被抽掉了精神气一样,身体也每况愈下。

  周银和夏欣都很忧心,只能不断的让他想一想未来的孙子。

  夏欣来不及悲伤,为了父亲,每日都扶着肚子去找他,让他和肚子里的孩子说说话。

  偶尔肚子里的孩子活泼的踢她的肚子,夏衍脸上便闪过难得的笑意,神情也轻松些,于是夏欣更喜欢找父亲了。

  夏衍见她肚子越来越大,肚子里孩子的反应也越来越多,干脆就找出几本书来,夏欣每天躺靠在院子里晒太阳时就拿了书读给她听。

  别说,效果特别好,夏欣每次一听父亲念书就昏昏欲睡,然后不多会儿就睡着了。

  夏衍本想不打扰她睡觉的,停了声音正要把书收起来,就见女儿的肚子凸起一块,看样子似乎是孩子的小脚或者小手用力的往外按。

  夏衍看得惊奇,想了想便又翻开书念了一段。

  凸起缩回去,一切归于平静。

  夏衍念了好一会儿,便又停下,便见肚子上又凸出一块……

  他来回试验了几次,见夏欣皱着眉要醒来,便立即翻开下一页继续读书,孩子这才安静下来,夏欣也慢慢睡着了。

  夏衍抓心挠肺的想,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和他母亲一样听着书睡觉呢,还是在认真听呢?

  想完他便觉得自己荒诞,肚子里的孩子又怎么可能听得懂外面的人说话呢?

  但有孩子陪伴着,夏衍的身体的确好了一点儿,从秋天熬到了冬天,可惜还是没能熬到孩子出生。

  夏欣悲痛不已,在夏衍下葬后不久便提前生产,生下了一女。

  因为夏衍去世,红田村夏家几次上门闹事,认为是周银不孝,没照顾好夏衍和夏母,甚至有人恶意猜测,俩人就是周银害死的,为的就是夏家的财产。

  “我叔叔婶婶身体一直很好,多年来无病无灾,怎么周银一入赘就都生病了?还前后脚病逝,要是没猫腻,打死我都不信。”

  街坊邻居看着堵在夏家门前的人撇嘴,私底下议论道:“夏先生和夏太太身体不好谁不知道啊?”

  “就是,不就是因为身体不好,他们才一把年纪只生了欣娘一个人吗?”一人道:“当年夏太太吃了多少药才生了欣娘啊,后来更是每年病上两三回,我看周银挺孝顺的了,这一年为了照顾他们夫妻俩,手上做得正好的生意都让出去了。听我家的儿子说,他和好几个商队牵上了线,挣的不比夏家那点产业少。”

  “我看盯着夏家财产的是红田村那些人吧?谁不知道那边一直想给夏先生过继孩子的?”

  “到底是穷乡僻壤出来的,一个院子就值得人这么争。”

  “可不止是一个院子吧?听说还有好多地呢。”

  外面闹哄哄的,周银翻墙从隔壁出去,找了朋友和里正过来把人轰走,这才回家去见夏欣。

  夏欣生产后脸色一直不好看,脸上不见多少笑意,总是呆呆的看着襁褓发呆。

  周银弯腰把安睡的女儿抱起来放进她怀里,神游天外的夏欣回神,低头看怀中的女儿,脸上有了些活气。

  他坐在床边,半拥着她,与她一起看怀里的女儿,“等孩子大一些,我们带她回去看望我兄嫂好不好?”

  夏欣:“去绵州?”

  “对,去绵州,”周银捏紧了她的手,让她的注意力落在他身上,“我们去住上两年,我想让你看一看我长大的地方。”

  他道:“我兄嫂很好的,尤其是我嫂子,你要是见着她,一定会喜欢她的。”

  夏欣有点儿害怕,“那我们还回来吗?”

  “当然,”周银道:“爹和娘在这里,我们肯定要回来的。”

  他道:“我打算把地租给别人,铺子交给侠叔照管,宅子也让侠叔帮忙看一下,我们最多两年就回来。”

  到时候这些风波停了,夏欣也能从悲伤里走出来。

  这段时间夏欣的状态很不好,周银生怕她出什么事。

  夏欣眼眶一红,靠进他怀里,“好,我们去绵州。”

  为了夏欣,周银把家里的三块地都租给了族人,总算换得他们安静下来,不再三天两头的上他家里来闹。

  只是红田村里依旧各种非议不断,周银不敢让夏欣回去。

  等囡囡稍大一些,周银便把家里的现银和地契房契等要紧之物都带上,又收拾了一些贵重的东西托付给相熟的商行,让他们运送到罗江县。

  他则雇了人先回七里村,等商行把东西送到罗江县他再去取。

  因为他只带了一个车夫和妻女上路,所以不敢带太多贵重的东西,除了户籍和一些路费,其他东西都交给了商行。

  他慢悠悠回到了罗江县,将钱结给车夫,他自己驾着车回到七里村。

  已经被七里村私下认定为死人的周银突然出现,还带回了老婆孩子,整个村子都沸腾起来了。

  周金和几个儿子还在地里干活儿呢,有人鞋都跑掉了,顾不上找鞋子,直接光着脚丫子飞奔而来,“金叔,金叔,小银叔回来了——”

  周金一锄头差点儿锄在脚上,他晃了一下才稳住身子,回头失真的大声问道,“你说啥?”

  “小银叔回来了,正往你家去呢,你快回去看看呀!”

  周金扭头去看他几个儿子,周大郎反应过来,立即道:“爹,我也听到了。”

  兄弟几个立即扛起锄头就和周金往家里跑,还没到家,便见到对面路上一堆人簇拥着一辆车往他们这边过来,因为围的人太多,驴车半天挪不动一步。

  周金愣愣的看着站在驴车边上的青年,揉了揉眼睛,要不是对方和他年轻时有几分相像,他几乎不敢认这是他弟弟。

  村里年长一辈的也不敢信,不错声的问道:“你真是周银啊?”

  周银一脸无奈,“是啊,大有哥,我才离家多少年,怎么就认不出我来了?”

  “他肯定是周银,”周虎将一个小少年拽过去,“看这和四郎几乎一样的眼睛,眉形,还有这脸,别说他们是叔侄,说他们是父子都有人信啊。”

  周银:……

  一脸懵逼被拽过去的周四郎:……

  周银这才看到周四郎,上下打量过他后伸手揉着他的脑袋大赞道:“好小子,都长这么大了?”

  周金被人推上去,脸上都还是愣愣的,一脸的不可置信,“老二?”

  周银眼眶微红,叫了一声:“哥。”

  ------题外话------

  你们想看周银和夏欣牺牲吗,还是就到这里就可以了

  先明天见了,明天再考虑写不写那一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